今天是:
  • 820万毕业生迎就业高峰 促高质量就业系列政策酝酿出台
  •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7-03 阅读:次 字体:【
  •  

    820万毕业生迎就业高峰 促高质量就业系列政策酝酿出台


       820万高校毕业生迎战就业高峰 “慢就业”等新趋势显现

       促高质量就业系列政策酝酿出台

       将建立更高质量就业评价体系,设立重点群体就业创业基金

       7月就业高峰期来临。今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820万,再创历史新高。一方面,新动能新产业的快速增长以及创新创业活力的不断提升,正在吸纳大量劳动力就业创业;另一方面,就业压力持续加大,形势依旧严峻,“慢就业”等新问题值得关注,就业质量仍待提高。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促进高质量就业一揽子政策正酝酿出台,包括研究建立更高质量就业评价体系,制定培育新动能促进就业政策,推动设立重点群体就业创业基金,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的劳动用工和社保政策等方面。

       就业形势整体向好

       权威部门最新公布的多项数据显示,我国就业形势持续向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8%,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下降0.1个百分点,处于近年来最低位。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5月份,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7%,处于2012年以来低位。人社部数据显示,今年1至5月,我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达到613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14万人。

       劳动力市场保持活跃,用工需求持续旺盛。58同城监测的数据显示,5月企业招聘需求环比增长4.7%,同比增长91.3%,继续保持旺盛势头。此外,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开展的最新中国消费者信心调查显示,5月就业信心指数为126.4,比2012年以来的均值高19.0点,处于历史较高水平。

       专家表示,创业创新活力不断提升,为吸纳大量劳动力创业就业提供了动力,新动能、新产业的加快发展则为就业增长提供了“助推剂”。

       1至5月,全国新登记企业265万户,同比增长12.3%,日均新登记1.76万户。新业态蓬勃发展,1至5月,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0.7%,带动就业能力持续增强,既创造了更多适合大学生等技术技能人才的就业岗位,也催生了大量灵活性高的就业岗位。其中,5月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3%,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快5.5个百分点,提供了更多高质量就业岗位。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重点群体之一的高校毕业生,今年得到了“力度空前”的就业创业支持。国家发改委近期的一次讨论会指出,地方政府引进人才之间的竞争已经升级到“2.0版本”,特别是一些二三线城市迅速成为吸引应届毕业生的新磁场。

       “对于高校毕业生来说,人才争夺战反映出劳动力供求关系变化,有利于大学生获得更高质量的就业机会。”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程杰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就业结构性矛盾凸显

       尽管就业形势整体向好,但我国就业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8年的就业形势会更加复杂,今年城镇新成长的劳动力保持在1500万人以上,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820万人,占比超过一半以上,为历史新高。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为795万。

       “结构性就业矛盾更加突出,适应产业转型升级需要的高层次研发人员、高技能工人和创新型复合型人才不足,部分新成长劳动力的实践能力还难以跟上市场变化,大龄低技能劳动者就业难题或将持续存在。”人社部部长张纪南在日前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中写道。

       高校专业设置、劳动力供给均与需求出现一定错位。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应届毕业生就业力市场调研报告》显示,39.2%的已签约应届毕业生签约岗位与在校学习专业并不对口。

       “一方面,经济发展已经从传统的要素驱动型向生产率驱动型转变,新的发展方式对于高素质人才的需求更大。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已经发生深刻变化,中国在从中等收入阶段向高收入阶段迈进过程中,就业需求依然旺盛,但劳动力供给出现相对不足甚至绝对短缺,就业主要矛盾从总量矛盾转变为结构矛盾,高技能人才短缺尤为突出。”程杰说。

       对于重点群体之一的高校毕业生,张纪南指出,岗位需求与毕业生求职预期存在偏差,“慢就业”等新情况值得关注。

       麦可思研究院和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的2018年《就业蓝皮书》显示,在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方面,2017届大学毕业生就业满意度为67%,对就业现象不满意的主要原因是“收入低”(本科为64%,高职高专为65%)、“发展空间不够”(本科为54%,高职高专为55%)。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大学生就业力报告》显示,在2018年应届毕业生中,选择“慢就业”的比例达6.99%。

       张纪南表示,我国产业结构仍处于中低端,创造充分高质量就业机会还需时间,就业不平衡、流动不顺畅矛盾依然存在。

       高质量就业促进政策待发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下一步政府将着力创造更多高质量就业机会,加强经济政策与就业政策协同联动,研究建立更高质量就业评价体系,推动纳入经济高质量发展指标和考核体系。

       “要把就业作为宏观经济决策和区域产业发展的重要考量,并根据经济发展和产业需求调整就业政策重点,促进形成相适应的劳动供给。”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关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对于更高质量就业评价体系,关博指出,国外已经有了一些实践,比如欧盟有欧洲就业质量指数,国际劳工组织有体面劳动指标体系等。我国的高质量就业关注重点在于就业机会是否平等充分、收入、社会保障、工作条件、劳动安全、劳动关系等方面。此外,考虑到新经济、新业态的蓬勃发展,在就业质量评价方面还要兼顾新业态形态。

       实现高质量就业需要一系列配套政策,制定培育新动能促进就业政策是要点之一。“要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升级,重点发展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智力密集型产业等,创造更多高层次和更高质量就业机会。”关博说,还要深化高等教育体制改革,重点针对我国当前在信息技术、智能制造、先进装备制造等领域面临的突出人才缺口,加强人才培养。

       据了解,政府将加大创业担保贷款政策落实力度,推动设立重点群体就业创业基金,高标准建设创业孵化基地和园区,提供低成本场地支持和综合配套服务。此外,还将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的劳动用工和社保政策。深化就业领域改革,研究促进劳动者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完善平等就业制度。